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5 09:23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前15天的工作,只能说我们在突然出现的疫情面前站稳了脚跟,远谈不到说‘胜利’的时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该问题一下戳中白宫“痛处”,纳瓦罗的回答则开始牛头不对马嘴:他先是以“这问题非常有意思”来搪塞,试图将话题转移至“病毒起源”;随后他又提到特朗普反复念叨但又毫无科学依据的说法,即“夏天的高温与潮湿会导致新冠病毒消失”,将其包装为“所有人都同意的假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前一天,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:确诊人数持续增加;新发地市场凌晨关闭、周边社区封闭的消息引发担忧,越来越多的有新发地市场接触史的群众来到医院,要求进行核酸检测,身穿白衣走在医院里,随时会有神态焦急的群众询问有新发地市场接触史该怎么办;发热门诊接诊患者比之前翻了几番,几近饱和,普通发热患者、有新发地市场接触史的人员、和潜在的被感染者集中在发热门诊,防止院内感染的压力巨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各国官方数据的比较,纳瓦罗开始慌不择言,“我不同意……你的描述,你们和其他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见,疫情在别的国家传播的非常快,我们必须遏制病毒,但我还是想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2日12时30分,两名患者被分别安置进负压病房。两名患者的情况被迅速上报,与此同时,与新发地市场有关的信息通过各种渠道迅速汇集而来:6月11日确诊的西城区患者与丰台区另两个疑似病例(此时尚未确诊)的活动轨迹在新发地市场有交集;新发地市场部分环境和物表病毒检测呈阳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的任务就是尽早发现潜在的感染者,消除疫情继续扩散的隐患。”采样队队长刘晓楠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紧接着的周末,全院所有人员核酸检测百分之百完成,实现“应检尽检”“应查尽查”;对全院所有人员再进行一次流行病学调查;对全院人员疫情防控的进行培训和考核;全院不留死角地进行一次清洁和消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纳瓦罗先是改口“我觉得他们是否故意并不重要”,下一句话又明显自相矛盾:“事实是这无可指摘。中国一边在国内采取封城措施,一边又故意允许被传染的公民前往美国、意大利和其他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名患者被立即隔离在一间单独的诊室,该院感染科医生刘志达随后对两名患者进行了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。“他们交叉点一个是住所,一个是新发地市场。”这是刘志达第一次在流行病学调查记录上写下“新发地”三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边,纳瓦罗还在自顾自地继续念叨“中国实验室泄露病毒”、“满世界囤积医疗物资’等莫须有指责。但维尔希反复追问:“你是否有证据证明他们是故意(‘传播病毒’)的?你用‘培养’(spawn)这个词,你是否认为他们是故意的?”